媒介素养研究所
当前位置:媒介素养研究所 >> 会议 >> 浏览文章

三洲三国一地热议媒素培育,百名中外专家思想火花碰撞

点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在信息爆炸的时代里,媒体是个既可爱又可怕的东西!”“时常听到‘蒙太奇’,但并不知道是什么。是人名还是其它东西?”这些话语来自杭州市夏衍中学的学生,没有接触过媒介教育,他们问的问题天真又可爱,他们对媒体的认知还不那么完全。而自从学校将媒介素养立为重点课题并成为媒介素养重要基地之后,参与实验的实验组中的97.2%学生明白“媒介”不再是个“抽象的名词”,也不会将其等同于诸如电视、网络等大众媒体。

这一成果来自于522日、23日召开的“西湖媒介素养高峰论坛”。

论坛认为,媒介素养在传媒事业的发展、和谐社会的构建中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作用,“我们期待通过这一次论坛,进一步密切我院与各媒介、传媒机构的联系,推动信息、人力资源的合作交流互补与互动”。中国广播电视协会副会长张振华主要从“责任、金钱”这两个方面对媒体的职业道德、媒介素养做了恳切的希冀,浙江广播电视集团总编辑程蔚东侧重于媒介素养的研究意义,浙江广播电视局副局长胡瑞庭更是明确了在经济快速发展的今天媒介素养有四个不可阻挡的发展潮流,同时指出在媒介素养中增加了一个新的课题——对媒介人媒介素养的培育。浙江传媒学院院长彭少健作了工作报告,阐述了浙江传媒学院媒介素养研究所近年来主要做的工作以及接下来的工作安排,“媒介素养教育研究工作正越来越受到社会各界的关注,研究的人群越来越扩大,范围越来越广,程度越来越深,而且正在从理论研究向实践研究迈进”。

国外学者:从批判性研究到快乐教育

此次论坛邀请到的国外的专家是——伦敦大学教育学院、伦敦知识实验室、儿童青年和媒体研究中心的Chris Richards(克里斯·理查德),加拿大多伦多大学安大略教育学院—学校、社区和全球的连接教师教育研究会讲师、协调员Carolyn Wilson(卡罗琳·威尔森)。

在国外,媒介素养教育已经发展了40余年,而传统的观点就是一直强调媒介的批判性的研究。来自伦敦大学的克里斯·查德博士认为“媒介教育不应只强调传授批判性技能,也必须一直结合年轻人的知识和兴趣,以一种创造性,快乐的方式来发展媒介教育。”在英格兰,年轻人在媒介当中其实不是需要保护免遭媒介伤害的,更需要强调的方法是给年轻人一个机会,让他们可以利用他们所知道的来发展他们生产媒介的能力,以及知道更多的媒介生产的结构,让学生更多的关注生产。“将年轻人放在一个更为主动的位置上。”

媒介素养在安大略州的教育中,媒介素养教育是一个委托性的课程——在小学中,它是语言课程的一部分;中学中,它是英语课程的一部分,占四分之一;在高中,是单独设置的课程。来自加拿大的卡罗琳·威尔森给媒介素养下的定义为:“它主要关注理解与使用大众媒介的过程,它的目标是提升学生对媒介运作过程的了解,提高学生对于媒介建构意义的了解,对于媒介使用过程的了解以及对于信息评价过程的了解。并使学生从这个过程中得到乐趣。”除了给学生带来乐趣之外,卡罗琳充分肯定了媒介素养的重要性——“Media literacy is a life skill.”“它帮助我们了解世界,了解文本。”

香港学者:学生为本的媒介素养教育

香港的媒介素养已经发展了10年有余,在媒介素养的研究方面,更加注重对于技巧的探讨以及各个学科的融合,但是香港学者无论如何研究,都主张“以学生为本”。

香港专家阐述了他们在香港的研究,香港大学张志俭教授和大家共享了他对某个首饰广告的调查的结论——“媒介素养对学生分析能力有一定的帮助,它可以使同学们畅所欲言,不用像别的课一样害怕说错尴尬”,并且提出建议“教师尽量使用与学生相关性和熟悉度较高的案例,以保证学生的媒介分析技能得到提高。”香港浸会大学李月莲教授媒介素养教育痛正向心理学融合起来,提出“培养快乐的年轻人”刻不容缓。香港中文大学的朱顺慈教授则以“以学生为本的教育方法”发表了自己的看法,让学生敢发问、会发问。香港真道学院莫蔚姿教授根据自己在香港真道书院的传媒教育课经验,从“学生不同的文化背景、课程结构骨干、涉及范围及选材、以学生所知及未知的互动、希望传达的讯息、鼓励创意表达的原意、以至改进空间”方面做了自己的讲解。

大陆学者:注入媒介素养新脉搏

与香港、国外环境不同的大陆,正处在社会转型时期,为此,大陆学者不仅在加快步伐开展各式各样的媒介素养课程之外,还加紧研究各类媒介素养,一定程度上也产出了相当丰硕的成果。

来自浙江传媒学院的王天德,同样也是媒介素养研究所的副所长,从获刑人员和学生两个社会群体的研究中展开,指出我国还是存在社会反媒介素养贫乏教育制度的缺失现象。“反媒介素养贫乏教育是一项全民性、公益性的事业。”王天德从社会全局出发,希望能通过推动国家相关制度的建立来促进我国媒介素养教育的发展。

上海社会科学院孙抱弘从伦理学的角度阐述“人性”、非常态的人性,提出“媒介素养的教育是现代社会功能的核心教育”,我们要进行“文化自觉”的培养。无独有偶,中国青少年犯罪研究会党组书记、秘书长操学诚认为“无网不在”的大陆媒介素养依然有些欠缺,较之港、外,有些不太成熟,更需要抵制黄色、暴力这一些消极影响,要加强政府引导,进行“心理体验”。

浙江师范大学刘宣文、中国传媒大学张洁和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知心姐姐教育服务中心总监祝薇共同呼吁关注“儿童媒介素养教育”,中国媒介素养教育的推广应走进学校,走进家庭。

经过对北京黑芝麻胡同小学、杭州夏衍中学、缙云县长坑小学等学校的研究发现,媒介素养教育有较高的成效,杭州夏衍中学骆中诚说:“学生在接受一学期的媒介素养课程后,对媒介认识有所提升,对广告和网络的甄别能力也有所上升。”

不同于别人的学术研究,甘肃省康县副县长臧海群带来了自己的工作报告。她在《甘肃康县灾后重建中的媒介素养教育实验与发展构想》中提到,甘肃省康县人民政府和浙江传媒学院媒介素养研究所达成共识,力争用三到五年时间把康县打造成“媒介素养教育第一县”。

会上共有19名专家学者作学术报告或经验交流,同时前往杭州市夏衍中学进行媒介素养大学生支教现场观摩。论坛上专家学者的发言获得了台下大众的阵阵掌声,思维所碰撞出的美丽火花见证了专家们学者们的交流热情,为期两天的交流将为推进我国媒介素养教育研究和实践作出贡献,为我们带来了媒介素养最前沿的动态。

会前共收到论文和实证报告87篇,经媒介素养研究所编辑,收录64篇,编辑成《2010中国媒介素养研究报告》一书,已由中国国际广播出版社出版发行。

据悉,会议期间将与相关单位开展媒介素养教育研究和实践方面的商谈,并签署若干协议。

 

吕旭 魏业群 周亚黎 俞艳芩 董婧